•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揭秘!怎样在中国建成世界人流量最大的美术馆

日期:2019/9/27 至 2019/9/27     地址:凤凰艺术
       
2019年9月25日,北京大兴机场正式投入运营。新机场在正式投入运营前经历了7次综合模拟演练、3场验证试飞,而昨日的正式亮相又给自己迅速在全球圈了粉。

其中,中央美术学院担纲了“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公共艺术整体规划”项目实施,包括五个指廊、五个庭院、国际到达通道、贵宾厅等各处的艺术品与艺术化设施建设。该项目使中国“新国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处处洋溢着艺术气息,被誉为北京新地标的大兴国际机场也将成为世界“最繁忙的博物馆”。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综合报道。

有人说,它闪闪发光、具有未来主义色彩
有人说,它宛若展翅的凤凰
更有人说,它将成为中国发展的一个新的动力源

但对于它来说,
更振奋人心的说法是: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运!”
“实践充分证明,中国人民一定能,中国一定行。”

2019年9月25日,北京大兴机场正式投入运营。新机场在正式投入运营前经历了7次综合模拟演练、3场验证试飞,而昨日的正式亮相又给自己迅速在全球圈了粉。

▲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拍 ?无闷生

大兴机场什么来头?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在2019年6月底正式宣告建成,新机场总占地4.1万亩,270万平米,相当于63个天安门广场、98个标准足球场。总建筑由63490根圆形钢管组接,总长度约500公里,可以绕北京五环五圈。她地处于北京大兴、河北广阳之间。作为20年内全球范围规划新建设的最大机场之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五纵两横”的地面交通网、“四进四出”的空中航班波……

▲ 大兴国际机场
▲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拍 ?李召麒

在《卫报》评选的“新世界七大奇迹”中,它被排在全球第一,高于沙特国王塔和港珠澳大桥。高空俯瞰,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宛若展翅的凤凰;走进机场,却是恢弘之下。

从四层出发层走进这座气势恢宏的单体航站楼,就如同进入了一个白色的梦幻空间。抬头看,巨大的屋顶线条柔美而又干练;为了给乘客最大化的公共空间,设计师简化了建筑形式将C形柱顶部与气泡天窗相接,使屋面与承重结构一体化。整个屋顶就用了8根C形柱来支撑,创造了几乎无柱的巨大中庭。阳光从顶端的采光窗倾斜而入,光影交织的美景带给整座机场更多通透感。

航站楼整座屋顶由一个中央天窗、六条条形天窗和八个气泡窗组成,需要用12800块不同形状和材质的玻璃拼接而成,由12300个球形节点和超过60000根连杆相互连接,光屋顶就使用了8000块完全不重样的玻璃,施工难度堪称世界之最。


玻璃接缝胶黏长度可以环绕北京四环路一圈。更不简单的是,看似轻飘飘如云朵一样的屋顶,其实光是网架重量就超过3万吨,相当于大半个鸟巢钢结构的重量。

大兴机场出自谁手?


如果对现代建筑稍感兴趣,应该一眼就能识别出,这个独特的曲线式设计出自已故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之手。她在中国很多城市留下过许多作品,包括北京的银河SOHO和广州大剧院,而大兴国际机场也正是她最重要的遗作。

▲ 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 1950-2016),又译「萨哈·哈帝」,全名「扎哈·穆罕慕德·哈迪德」

1950年,扎哈·哈迪德出生于伊拉克巴格达的逊尼派穆斯林家庭。哈迪德家族地位显赫,扎哈的奶奶来自曾长期统治摩苏尔的Al-Dabbagh家族,母亲是一位富有的「帕夏」(奥斯曼时期的贵族头衔)的孙女,父亲穆罕穆德·哈迪德是一位经济学家和活跃的政治家,为曾经的主要政党国家民主党的联合创始人。

▲ 德国的Vitra Fire Station
▲ 伦敦奥运会游泳馆

扎哈父亲青年时期曾游历世界,就读于伦敦政经学院。他因而立场开放,反对宗教隔离与民族仇恨,主张多元共存和学习西方。他将扎哈送去一所多宗教的天主教学校,让她与其他宗教的孩子一起长大。他也经常带全家人在各地旅游,游览过的罗马建筑遗迹对扎哈留下了深远的影响。

▲ 学生时期的扎哈

漂泊多个国家后,扎哈最终就读于伦敦建筑联盟学院(Architectural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终于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建筑学专业。1977年,她以荣誉学位毕业,并获得了在著名荷兰建筑师雷姆·库哈斯所属的大都会建筑事务所工作的机会。

▲ National Museum of Arts of the 21stCentury (MAXXI)

在师从库哈斯三年后,扎哈在伦敦开办了自己的事务所,开始了梦寐以求的建筑师生涯。由于伊拉克深陷动荡,她入籍英国,专注事业。

▲ 事业初期的扎哈,摄于1983年的某场建筑设计展。当时从业者绝大多数都是男性

2001年前后,扎哈主导设计的Phaeno Science Center和BMW Administration Building在德国开建并最终建成,推翻了之前对于其设计「不可建造」的质疑。2005年,扎哈赢得了设计伦敦奥运会游泳馆的机会,这标志着她的理念终于被市场接受。

▲ 伦敦奥运会游泳馆
▲ 巴库的Heydar Aliyev Center

荣誉也接踵而至。2010年和2011年,扎哈两次获得了英国建筑界最高奖史特灵奖。2012年,扎哈受封为女爵士。2016年,获英国皇家金奖,为获该奖的唯一女性。

所有荣誉中,最重要的还是2004年获得的普利兹克奖。这个奖是建筑师领域的最高奖,长期被欧美男性垄断。扎哈获得该奖在那一年成了轰动性的新闻。扎哈也从此因她独特的曲面式设计获得了「曲线女皇」的称号。

▲ 2004年扎哈在普利兹克奖领奖台上。1983年,华裔建筑师贝聿铭成为获得该奖的第一个非白人。2010年,日本建筑师妹岛和世与搭档一同获奖,是为继扎哈后又一位女性。2012年,新疆籍建筑师王澍获奖,成为目前唯一获此殊荣的中国公民

那婉转而繁杂的曲线,是扎哈的作品最突出的特点。如大兴国际机场,几乎全部靠众多的曲线来架构,没有常见的横梁或竖柱。设计背后亦有深远的文化背景。

▲ 大兴机场内部复杂的曲线式顶部

事实上,扎哈的设计在中国受到额外的欢迎,她也成了中国大型作品最多的建筑师之一。若你在成都、南京、台北、广州或北京的街头,无意看到一座华丽曲面的现代化建筑,那极有可能就是出自她的团队。

▲ 广州大剧院
▲ 北京望京SOHO

2016年,长期的积劳终于成疾。在兄长去世仅4年后,处在事业高峰期扎哈在美国治疗支气管炎时因心脏病发作而去世,年仅65岁。扎哈去世前几天还在忙于工作,还有数个项目未完成,最终成了未竞遗作,其中就包括大兴机场。

▲ 遗作之一,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2017年完工

▲ 广州无限极广场,2016年开工,预计2020年建成,为扎哈在国内最后的遗作

何止外观令人观之,没想到内有乾坤?


无论从各个方面,大兴机场从建成起一直赚足了世界各地的好奇眼球,但千万别以为它只是一座迎送亿万宾朋的机场。中央美术学院此次担纲“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公共艺术整体规划”项目实施,整体规划包括五个指廊、五个庭院、国际到达通道、贵宾厅等各处的艺术品与艺术化设施建设。该项目使中国“新国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处处洋溢着艺术气息,让世界各国的友人能近距离了解中国文化、感受中国精神。被誉为北京新地标的大兴国际机场也将成为世界“最繁忙的博物馆”。

▲ 中央美术学院党委书记高洪、院长范迪安、副书记王少军、副院长吕品晶、建筑学院院长朱锫、项目负责人城市设计学院院长王中在机场施工现场勘查
▲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公共艺术项目总指挥、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带队在机场施工现场

2016年5月,中央美术学院应机场指挥部之邀承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公共艺术整体规划”项目。中央美术学院成立了由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院长、中国公共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王中为项目负责人的多个执行小组,多次组织专题会议、讨论研究、现场勘察。
▲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党委副书记王少军,项目负责人城市设计学院院长王中,协同创新中心办公室主任岳洁琼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建设指挥部

▲ 现场勘察

艺术家们建议,人文机场的营造需采用艺术+交互、艺术+功能、艺术+计划、艺术+平台的方式,让新机场充满人性关怀,拥有多元的艺术表现形式,也使博物馆与机场空间、建筑紧密结合,成为既反映传统文化又注重人文精神的一张烫金国家名片。


经过多次实地踏勘,艺术家们分析新机场不同空间的属性,将这里划分为慢行空间(值机大厅、垂直交通空间、指廊空间、中心峡谷)和快行空间(安检空间、站厅层空间)。不同空间的视觉呈现分别满足标识性、指引性、互动性、观赏性、多元性等不同需求。通过公共艺术的方式进行人文机场营造,最终带来“出入之际,人文滋养,即使候机等待,也可心存喜悦”的全新文化体验。”最终,中国当代艺术家们为新机场奉献了20余件(组)大型公共艺术作品,使其成为机场人文气息的载体。

▲ 袁运生作画中 刘平 摄

著名艺术家袁运生40年前曾为首都机场创作壁画《生命的赞歌——泼水节》,因画面中出现裸女形象而引起轩然大波。如今,他再次出山创作8幅作品。

8幅作品分别取材自我国古老神话故事——盘古开天、夸父追日、伏羲画卦、共工撞不周山、女娲补天、大禹治水、愚公移山、嫦娥奔月。
▲ 袁运生作画中 刘平 摄

刚刚完成的《女娲补天》采用纯黑白色调,仅以炭条完成全部画面的勾画。画面中的女娲正飞向天空,健美的身材和义无反顾的神情充满力量感。与40年前相比,这次的创作中,仅以《女娲补天》为例,画面中大部分人是穿着衣服的。“人物的动作已经这么自由了,不需要再裸体了。而且,也不要把裸体看成最高境界。高兴穿就穿,不高兴穿就不穿,这样更自由一些。”袁运生介绍到。

▲ 徐冰,《石径》

艺术家徐冰创作的《石径》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三层南指廊庭院“中国园”,本作品为一组石凳,上刻徐冰的英文方块字书法:“A small square pond, an uncovered mirror where sunlight and clouds linger and leave. I asked how it stays so clear. It said spring water keeps flowing in.”原文为南宋诗人朱熹的《观书有感》“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 徐冰,《石径》

徐冰早在1993年时就开始创作英文方块字,也就是以中文书法的运笔来书写英文字母。而那些由字母组成的单词,也如同汉字的笔画可以组成汉字一样,被用来组成一个个新的、可以被读出来的方块字。 徐冰认为,文字的隐喻潜在地构筑了人们的思维模式和行为习惯,而中英文书法试图打破文字的这种特性,寄托了他对中、英两种语言之间能够形成有效沟通和融合的愿望。

▲ 展望,《假山石175#》

由展望所创作的《假山石175#》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三层南指廊庭院“中国园”,作品用不锈钢拷贝真实的石头,抛光成镜面,制作成一个真正的“假山石”。融古今哲理之逻辑矛盾于镜面光亮的美妙反射中,可谓既人工又自然、既传统又现代。


▲ 王中、陆志成,《禅境》

王中、陆志成合作的《禅境》同样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一层东北指廊庭院“中国园”,作品以中国茶文化为灵感,通过不锈钢古茶树映射水面虚实空间,体现虚实有无的禅意,将中国茶文化的茶道和茶文化的现实状况再现在新的茶园中。寂是茶之性,也是禅之境。清是茶之味,也是禅之理。
▲ 王中、靳海璇,《舷窗》

《舷窗》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三层南指廊,该作品通过机场机窗装置与中国各地自然人文风光互动。采用交互式触控显示器、不锈钢制作而成。此次作品设计是采用飞机舷窗的形象为主要设计元素,舷窗屏幕上有一些小图标,每一个图标记录着一个景点的影像,点击图标,建筑物会变成实时影像出现在游客面前,有较好的互动性。



▲ 朱锫,《意园》

朱锫创作的《意园》则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二层西南庭院“田园”,采用亚克力管、内置LED光源、碎石制作而成。作品创意源于唐代诗人李峤的诗句:《风》中的“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诗意情境。作品似山、似林、似雾、似云,人游走其间,似穿林驱雾,感悟“藏、息、休、游”之经验,暗含中国传统建筑园林之艺术精神。晚间,“竹林”由明渐暗,节奏犹如人的呼吸,暗示大自然的生命。作品不是模仿真实的自然,而是映射心境自然。

▲ 费俊,《归鸟集》

最具数字化韵意的作品当属由费俊创作的《归鸟集》,作品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二层国际到达通道处,是一组互动影像装置。作品运用中国宋代花鸟画的视觉语言营造出一幅精妙灵动的数字花鸟长卷,作品在宏大的现代建筑中创造一种富于人文精神的自然景象,画面中形态各异的飞鸟以意趣盎然的方式来迎接远道而来的宾客,同时也蕴藏归鸟回乡之意,映照出人们身心的回归与安宁,饱含着“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的诗情画意。

画面还会实时接收气象数据使画面产生变化。大风,画面上树枝也会晃动;下雪,整座花园就会变得银装素裹。数字画面还会与机场航班起降数据实时联通,每有航班起飞或降落,都会有一只鸟儿“载”着这架飞机的航班号飞入画面。遇到起降高峰期,可以在屏幕上看到群鸟共舞的精彩画面。

▲ 《微笑窗口》

另一件数字艺术作品《微笑窗口》是一面以多语言“欢迎”文字以及多种族孩子“微笑”图像构建的数字画壁。它通过互动影像的方式,实现了既有浮雕质感。又富有动态美感。它由湖北美院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提供初始设计方案,最终由费俊深化,呈现出数字画壁。

▲ 盛姗姗,《二十四节气》

在东南指廊尽头,悬挂着旅美华裔公共艺术家盛姗姗的玻璃雕塑作品《二十四节气》。每两片玻璃上绘制一幅代表一个节气的画面,艺术家还根据万年历和二十四节气变化,设置了多媒体灯光投射。到某个节气时,旅客可以看到作品对应的局部会发出亮光,如同一个缓慢的时钟告诉人们节气的到来。

盛姗姗是我国著名俄罗斯文学翻译家草婴之女,她在上海长大,自幼习书作画。为了这件作品,她先要创作反映24节气的油画,再将这些油画交给一家百年历史的德国玻璃工坊,按照原作大小绘制在玻璃上。

▲ 盛姗姗,《二十四节气》

“每画一种颜色就要以600摄氏度至800摄氏度高温烧制一次,经过24小时至48小时缓慢退温后,才可以画上另一种颜色。”盛姗姗介绍,玻璃表面用汉字写下的立春、立冬等节气名称,出自她本人的书法。

▲ 马浚诚、张默一,《花语》

指廊是航站楼内的重要通道,巨大天窗带来的强光照射有时会让人产生不适感。马浚诚、张默一两位艺术家创作的遮掩动态装置《花语》,可以让弹力纤维织物组成的花朵,根据日照变化和音乐调整开合度,既可以调节光线也可以在半空中做出优美的集群运动。


▲ 许小艺、邵旭光、赵莉娜,《爱》

《爱》则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三层南指廊端头,由许小艺、邵旭光、赵莉娜创作的整个作品采用不锈钢、综合材料制作而成。作品以世界上不同语言的“爱”组合成为一个心形悬挂装置。使旅客到达新机场,就可以看到中国面对世界的第一个字——爱”,因为,“爱”无国界,“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 李震、邵旭光、孙博、崔超轶、赵莉娜,《一线一城》

李震、邵旭光、孙博、崔超轶、赵莉娜合作而成的《一线一城》“中轴线”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四层E值机岛。机场中轴线与申遗项目的“北京中轴”线仅偏差4度,几近重合。本组作品由十块0.9mX0.9m的铜方砖组成,铺装于机场中轴线上,其浮雕图案从北至南依次表现的是:北京中轴线、国家体育馆、钟楼、鼓楼、景山万春亭、天安门、前门、天坛、永定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每块铜砖上标明机场距离北京中轴线上标志性建筑物的距离。本组作品凸显了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地理位置的独特意义,旅客借由本作品也可以一眼贯穿北京百年历史。


▲ 李震、曹雨西,《水墨互动》

李震、曹雨西创作的《水墨互动》利用计算机粒子模拟算法,重新演变生成数百万水墨粒子的运动轨迹,从而重新演绎动态抽象的水墨丹青韵律。互动装置将观众身体形态通过三维摄像机捕捉进作品的视觉画面之中,将观者的身影动作韵律与作品的水墨抽象概念融为一体。


▲ 孙博、李震、崔超轶,《听,天空中的感动》

《听,天空中的感动》是一组由孙博、李震、崔超轶设计的艺术化儿童活动设施。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二层西北指廊,该作品通过飞机、云朵等形态将孩童带入空中,结合滑梯、蹦丘、喇叭等儿童设施以及家长看护陪同座椅形成空间的一体化设计,让孩子在游戏中体验步入天空的感受,减少长时间候机带给孩童的焦虑,喇叭与喇叭的联通交互能够有效地促进孩子间的交流。采用地毯、橡胶、不锈钢软包等材质以达到儿童友好型公共设施标准。

▲ 孙博、刘来雨,《笔划传承》

孙博、刘来雨设计的《笔划传承》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二层西南指廊,采用GRC材质制作而成,该作品的灵感来源于中国汉字文化,浸染着历史的传承。作品的基本模块以汉字笔画为原型,通过墨色笔画座椅在空间中的穿插设置,营造服务于不同功能的围合空间。

▲ 熊时涛、王维东,《其名为鲲》

熊时涛、王维东设计的《其名为鲲》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二层东南指廊,是一组儿童公共艺术化设施。鲲是中国古代生活在北方海里的大鱼,有文献曰“其广数千里,其长称焉”。作品以钢板和木制材料呈现出鲲的轮廓,再以挂网悬挂其间,创造出儿童攀爬玩耍的场所。


▲ 武定宇、魏鑫、肖博文,《弈趣》

《弈趣》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二层东南指廊,作品采用不锈钢、瓷砖材质制作而成,是一组儿童公共艺术化设施。该作品以围棋为主要设计灵感。围棋蕴含着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是中华文明智慧的结晶,是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文化遗产。作品以棋盘格和黑白棋子为造型意象,并赋予其充满现代感、活力缤纷的艺术表达形式,同时赋予其实用机能和互动功能,使棋子转化为可供旅客休憩的座椅,同时棋子座椅表面采用碰触感应面层材料,在手指碰触时浮现文字语句,达成典雅而趣味的互动,将公共空间艺术品与功能设施合二为一,在满足基础设施需求的同时,传播文明、滋养心灵,带来充满诗意的美学享受。


▲ 张兆宏、李鹏,《丝路》

《丝路》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一层西北指廊庭院“丝园”,以丝为主题,结合水雾装置。丝般的线条在空间中自由流淌,如空间中的草书,在秩序与不确定之间,充满东方韵味。人们穿行其间,可游、可观、可坐、可感,在候机的短暂时刻,体会现代科技与古代文明的交融。

▲ 邱宇,《时间之花》

邱宇创作的《时间之花》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三层国际出发处,是一组动态装置作品,运用中国传统扇子的形态以及结构,形成了对于时间的诗意表达,扇页像指针一样随着时间的流动而转动,每一朵代表不同时区的时间之花共同组成了一个展现世界时间的时间花园。


▲ 朱理、黄蔚萌、黄弘、黄珊、尹德馨、杨佳明,《行随意动》

《形随意动》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三层南指廊,采用玻璃钢、金属、木材质制作而成。该作品以山的形状为灵感,是座椅也是景观。底部轨道可滑动自由组合,旅客能够根据需要变换座椅的位置。座椅内部可合拢组合成为一个不受外界打扰的整体。

▲ 邵旭光,《行云流水》

《行云流水》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二层东北指廊,采用玻璃钢、不锈钢材质制作而成。简洁色彩和流线样式的座椅。定制纹理在座椅表面起伏变化,似行云似流水,产生极美的视觉效果,与窗外景色融为一体。


▲ 邵旭光、张楠、魏振华、赵莉娜,《滴水倒影》

《滴水倒影》则位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二层东北指廊,作品以 “水滴”为灵感,简单澄澈,如水般涌动,使人有亲近自然之感。

可以说,美育就在身边。机场的总体艺术设计通过不定期在机场举办雕塑或装置类公共艺术属性展览,激活机场在规划建设中布局的80余个公共艺术展品,并将展览延伸到这些既定的点位之外,将展品陈列在机场的N个点上,形成泛机场美术馆的概念。这次合作也标志着机场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战略合作的正式开始。通过学术资源、人才资源的引入,机场从此以后也将拥有自己的专属“艺术顾问” 。

“ 世界上最繁忙的美术馆 ”


除此之外,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也将在新机场开设分馆,大兴国际机场公共艺术氛围的营造同样还在持续进行中。除了艺术+交互的公共艺术、艺术+功能的艺术化设施之外,未来二期还将通过艺术+计划的遗产活化、艺术+平台的“天空美术馆”形成自我“生长”的文化氛围。

▲ 中国艺术展示窗口 CAFAM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分馆 “1+2+N”模式


“1” 核心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CAFAM 分馆CAFAM airport

“1”个公益型专业美术馆。“没有艺术,人类的生活便会黯然失色”北京大兴国际机场CAFAM分馆将建设一个400平方米的专业公益美术馆,美术馆的空间设置风格保持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一致,展馆内一年将举办4个以上的展览,所有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审核内容,在展览呈现上,分为美术馆馆藏专题展和与美术馆同期展览联动展览两大类。在展览内容上,可结合美术馆展览品牌,进行绘画(国画、油画、版画)、雕塑、综合材料、装置、新媒体(含互动体验类展品)、摄影等专题展览,展览力求小而精,所有展品均为原作展出。

▲ 徐冰展览 《天书》作品

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建设“1”个公益型美术馆,是彰显机场文化责任与文化自信的重要呈现形式,CAFAM的学术资源和平台是保证公益型运作的前提条件,而公益型运作也是保证展览客观、独立与学术的重要运营形式。高品质展览的呈现,可以将旅客乏味的候机时间与CAFAM学术支撑下中国传统与现当代艺术结合,用专业展览使旅客与国内最优秀的艺术机构发生关系,为旅客带来多种艺术体验,提升候机品质,展现我国浓厚文化底蕴的同时为高效率、高科技的新机场注入活力的色彩。

▲ 基弗展览

“2” 空间 关联艺术空间 CAFAM A space

“2”个关联艺术空间。“艺术,不仅是表现生活的一种方式,它更是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一种手段。”区别于美术馆的艺术作品展出,设计艺术馆艺术空间重点在于通过大牌设计师的设计,用中国传统艺术做出国际化的艺术设计作品或产品,展示设计的发展和多样性,启发旅客关注到设计艺术的奇妙,启迪思维与智慧;生活方式馆艺术空间重点在于将美学设计与生活结合将不同设计作品带入生活场景空间,以未来生活方式样板间形式呈现,从家具到器具,不仅仅是对于美学的直观展示,更是将美带入生活、改变传统生活方式、推进传统与国际化生活方式接轨,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北京大兴机场天空美术馆室内设计,系统性的优化功能设计需求、提升空间品质,在不影响空间装修现状的前提下以灵活的方式解决美术馆所需要的功能和设施。坚持“人本性、文化性、艺术性、经济性”有机结合,打造匹配国际一流美术院校定位的、有文化、有特色、有品位的艺术展示空间。



“N” 延展 艺术机场 CAFAM in airport

遍布在机场的N件艺术展品。美育就在身边。通过不定期在机场举办雕塑或装置类公共艺术属性展览,激活机场在规划建设中布局的80余个公共艺术展品,并将展览延伸到这些既定的点位之外,将展品陈列在机场的N个点上,形成泛机场美术馆的概念,构成旅客在艺术作品中穿梭概念。机场的艺术“顾问”。北京大兴国际机场CAFAM分馆建设项目的启动,是具有战略意义的事件,标志着机场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战略合作的正式开始。通过学术资源、人才资源的引入,机场从此以后也将拥有自己的专属“艺术顾问” 。

项目实施的4个特点
1. 专业的展览策划与实施团队
2. 多元、活跃、新鲜、贴近当代艺术生活体验的艺术创作呈现
3. 国内外展览资源、艺术家资源丰富
4. 公益空间的创举将使机场文化形象达到国际前沿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来机场接机的人们不必再对着小小的出口望眼欲穿,而可以置身于一个艺术空间里,一边欣赏艺术品,一边透过玻璃墙壁寻找自己正在等待的亲友。新机场在艺术的内化与外显的过程中,不断释放更多可能性和文化生长性,必将成为一座真正的公共、开放、共享的艺术博物馆。
(文章来源于凤凰艺术)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诚博国际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
诚博国际